患者故事 | “二进宫”的马老爷子

2020-06-08 浏览量:

2020年4月7日,下午三点半,地点介入导管室内。

 

“病人发生迷走反射,阿托品0.5mg,多巴胺3mg,除颤仪备好”。一群医务人员紧张地注视着心电监护仪,随着仪器显示患者心率逐渐恢复到75次/分,血压维持到155/78mmHg,病人幸运地在回归正常时没有发生室颤。

 

看着病人情况稳定了,田主任协同配台同事,立即开始为患者进行冠脉造影检查,紧密的配合,娴熟的技艺,摧残患者的元凶立刻暴露无疑。右管中段支架内再狭窄85%以上。台上和同事商量后定下方案,先球囊支架内切割,然后再放一枚支架确保无虞。

 

确定好治疗方案后,田主任简明扼要同患者家属沟通后,立即开始手术。随着压力泵,切割球囊的精准使用后,造影显示患者再狭窄部位通畅了许多。然而,仅仅达到这个效果是远远不够的,患者很有可能再次面临狭窄。按照术前制定的方案,田主任需要在患者的再狭窄部位植入一枚支架。随着支架的的置入释放,扩囊精准修整后,一个通畅圆润的右冠影像再次出现在所有医护人员眼前,大家长舒了一口气。随着支架的准确植入,意味着此次急诊安全圆满结束。

 

病人被送回心内病房,接受进一步治疗观察。      

 

更衣室内正好碰到手术主刀田主任,趁着换衣服的空档就好奇的问了句“田主任,这支架内再狭窄危急不,发生的几率高不?”田主任瞄了我一眼反问道“危急不?你看看刚刚那位,术中抢救了几回?这还不是最主要的。急诊这位还好,狭窄后还能再次微创支架置入。我从业这些年,支架内在狭窄,因无法再次放支架被送到心外科搭桥的,也碰到好几位呢!至于你说的再狭窄的几率……支架术后一年以内发生再狭窄的几率大概为5%—10%左右。因个体差异的原因,再发的几率也不是绝对的。但有一点,若是术后规律服药,支架内再狭窄的几率会大大降低。就像刚刚急诊的那位马姓老爷子,就是服药不规律诱发心梗的典型案例。”

 

两年前,老爷子因为胸痛、胸闷症状到医院检查,造影显示右冠狭窄,当时我建议放支架。不曾想,以前当过大队长的马老爷子,一听要放支架,一直摇头,“不放,不放,我活了大半辈子了,没听说过这小小的一枚支架能让人绝处逢生,而且还这么贵,”轮番开导劝说,倔脾气的老爷子一直嚷嚷着要回家。众所周知,右冠狭窄比较危急,猝死的几率很高,望着油盐不进的马老爷子,所有人都傻眼了。

 

最后,他儿子说了句,“要不给大姑打个电话,因为小的时候家里大人比较忙,都是我大姑照看着,所以我爸也比较听她的”。一听如此立即拨通电话,简要沟通后,不想马老爷子的大姐非常明事理,当即拍板放支架。之后,手术虽然顺利做完,但术后病房内恢复的那段时间。马老爷子有机会就逮住我们就絮叨,说自己上当受骗了,不应该装支架。 

 

此次二进宫的原因,就是因为老爷子中途停药。我们都知道,支架需要坚持服用阿司匹林肠溶片和波立维。其中阿司匹林肠溶片终身服用,而波立维应该连续服用一年以上方可停药。但这个倔强的老爷子,嫌弃波立维太贵,吃了半年就私自停用了,而且终生服用的阿司匹林也是隔三差五服用。因此,短短不到两年时间,又进了医院。看着起身离去的田主任,想想他刚刚的一番话,不免摇头叹息。这倔强的老头子,真敢拿生命当儿戏。

 

经此一遭,马老爷子也收敛了许多,在出院之际,我同他交待病情和注意事项,并特意叮嘱出院后一定要好好吃药,按时复查时,老爷子笑眯眯的说:“我记得,我尽量照你说的做,谢谢你啊大夫。”

 

返回列表
未收藏 已收藏

选择完成

感谢您的配合,我们将会为您自动匹配更适合您的内容。
好的

温馨提示

如需修改关注的内容,可至个人中心“我的关注”中进行修改
好的